上海站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澳洲后续服务

第一位澳大利亚女总理

来源:华一移民 编辑: 发布日期:2010-09-07 00:00    点击:

澳大利亚政坛风云变幻。澳洲总理陆克文“主动交出”总理宝座,副总理朱莉娅•吉拉德直接当选执政党工党党首,并成为新总理。澳大利亚迎来历史上首位女总理,来自英国的移民。多数分析人士认为,对资源行业推行高达40%的资源超额利润税,是导致陆克文提早结束总理生涯的导火索。
 

媒体将此称为“戏剧性的一幕”,但对于澳大利亚人来说,他们又似乎早有准备。近来,当地媒体一直密切关注该国政坛变化,曾发表评论警告,“矿业税正使工党在全国流血”,“澳大利亚选民已经向陆克文发出政治死亡令”。
随着陆克文的下台,澳大利亚各大媒体网站上有关“矿业税”的广告在一天内被全部撤换。
 

陆克文:遭“逼宫”
 

24日,澳大利亚工党内部临时举行投票,在投票开始后的半个小时,陆克文选择了放弃,吉拉德直接当选工党下一任党首、澳大利亚的新总理。有报道称,在投票的前一天陆克文还信誓旦旦地说,有信心在执政党内部的信任投票中取胜。而突然出现这一变化的原因是,陆克文已经发现实际形势对他极其不利,党内主要派别的领袖已经抛弃了他。
 

目前的陆克文已经不再是三年前那个在民意风暴中迅速夺权的陆克文。澳大利亚民众对其支持率跌至谷底,他在党内也已到了一个“众叛亲离的境地”。今年10月澳大利亚将迎来大选,前不久内阁部长们以及下议院议员曾公开透露,希望能在大选前将其“换掉”。本月13日,澳大利亚一位资深工党议员向吉拉德投去“橄榄枝”,说如果她愿意,联邦大选前工党的领导权将由她来接管。
 

然而吉拉德一直保持不露声色,并在多个场合表示对陆克文一片忠诚。但23日开始,吉拉德认为时机成熟,显露锋芒。她给被媒体称之为“权力经纪人”的维多利亚国会议员比尔•肖顿打电话,商讨如何行事。接着,吉拉德又与新南威尔士州派系领导人及国会中倒陆克文的议员们进行沟通。在取得大力支持后,她向陆克文发起了挑战。
 

当晚7时过后,吉拉德步入陆克文办公室,直言不讳地告诉陆克文将要“挑战他的领导权”,并要求陆克文召集党内要员进行投票。在劝说无效后,陆克文深夜决定,24日早晨9时举行票决。24日9时,满怀信心的吉拉德在另一名重量级人物——国库部长斯旺的陪同下走进要员会场进行投票。深知大势已去的陆克文为了避免尴尬,没有参加投票。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的评论将此次领导人更迭形容为“不流血的政变”,陆克文系“主动交出”总理宝座。
 

在当天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陆克文几乎哽咽,称自己将“一切的一切”献给了工作,任职期间使澳大利亚摆脱了金融危机,并为此“感到骄傲”。
 

“如果没有我所领导的政府的业绩,澳大利亚将有50万人面临失业。”他强忍眼泪列举了自己在任期间的政绩,同时认为自己“是由澳大利亚人民选举出来,为了将公平带给所有澳大利亚人而担任总理,而且也做到了自己所能做的最好水平”。
 

除了党内“逼宫”,近来陆克文推出的一些具有争议性的政策被认为是导致他下台的直接原因。5月初,陆克文政府决定向资源行业推行高达40%的资源超额利润税,以阻止资源行业巨大利润流向海外。该政策遭到资源行业强烈反对,并引发数次大规模抗议。示威者要求“削减税率”,并称陆克文的做法是阻碍就业与投资的“杀手”。此外,从去年8月开始,一项旨在解决气候变化问题的温室气体排放交易议案在议会屡屡受挫,陆克文4月决定搁置这一议案,这也引发了民众对政府的信任危机。
 

经济方面的失分显然严重影响了陆克文的执政地位,他的支持率在近几个月内出现急跌。澳媒体怀念“霍华德时代”的声音开始浮现,引起工党的高度警觉。
新总理:创造三个“首位”
 

现年48岁的朱莉娅•吉拉德,出生于英国威尔士,是首位不在澳大利亚出生的总理,同时也是首位女总理和首位女副总理。
 

1998年,吉拉德进入澳联邦议会,做过律师。她投身政治20多年,积极主张女性参与国家政治与社会革新,曾经为工党赢得上次大选立下汗马功劳,并在陆克文政府中担任副总理。澳政界人士普遍认为她专注、能干、严谨、善于倾听。
 

她曾表示,希望在自己的有生之年能够看到澳大利亚出现一位真正的女总理。
 

吉拉德称自己是一个“努力工作”、“希望看到变化”的人,在政治上则是一个“实际的人,喜欢解决问题”。她表示,虽然身兼要职,压力很大,但她很“喜欢”这样的生活。
 

她善于利用幽默和微笑等手段缓解紧张局面,回避敏感问题。在外国留学生举行大规模游行示威、谴责政府不保障其利益时,吉拉德举行圆桌论坛,耐心听取意见并从中斡旋协调;陆克文不在国内时,她数次担任代总理,很好地履行了职责,给人们留下深刻印象;当陆克文坚持推行超额资源税遭到强烈反对时,吉拉德始终认为政府应与行业进行磋商,保持良好沟通。
 

不过,吉拉德在个人生活上无暇自顾,至今未婚。
 

当选后,吉拉德随即举行新闻发布会,表示自己深感“荣幸”,目前状况是“一个好政府正在迷失方向”,“在下届大选将面临(失败)风险”。因此,她无法“高枕无忧”。她还表示,澳大利亚数月内将举行选举。
 

吉拉德同时承认自己在工党推行的一些政策中负有责任。她强调,为恢复工党声望和迎接数月后的大选,有很多严峻挑战亟待应对。她表示将尽全力确保工党在下一届大选中获胜。
 

工党内部临时会议结束后,吉拉德马上要求停播陆克文政府宣传新税的电视广告。矿业巨头必和必拓公司也立即对此做出反应,停播了反对这一新税的电视广告。
 

未来:工党选情堪忧
 

今年年底,澳大利亚按计划将举行大选,如果任由民意低迷的形势发展下去,工党很有可能输掉选举,成为澳二战后首个没有实现连任的执政党。因此,这次“换将”实在是不得已之举。
 

工党是一个很有远见的团体,选择抛弃陆克文是因为该党的巨头们已经认定在吉拉德的领导下,工党将得以喘息和重塑形象,在下一次的大选中仍保有很大的胜选机会。投资者们也希望与吉拉德在矿业税问题上达成妥协。
 

然而,澳国内外舆论并不看好吉拉德执政后的工党未来选情。有分析认为,吉拉德在金融危机中的政策也存在失误。《澳大利亚人报》评论甚至说,吉拉德的“失误”将会造就在野党的上台。
 

英国《每日电讯报》的分析则称,“过去24小时对执政党的打击是巨大的,加剧了执政党内部的分裂”。工党支持率仍落后在野党5个百分点,未来选情堪忧。
 

政策:中澳关系不会受冲击
 

分析认为,吉拉德上台后,目前澳大利亚执政党政策将不会发生重大转变,但党内议员希望吉拉德能在矿业超额利润税问题上有所软化,该税种可能将影响超过200亿美元的矿业投资。
 

也许是充分意识到陆克文下台的原因,吉拉德在当选后表示,将恢复澳国会此前推迟的碳交易方案,并呼吁各大企业停止抵制矿业税的征收。她还指出,将努力改善和保护基本公共服务和公民的基本权利,率领一个强大的和负责任的政府,领导澳大利亚走向未来。
 

分析指出,澳大利亚当前与中美等大国的关系都保持了稳定的状态,因此吉拉德是否能延续此种势头也受到舆论的广泛关注。
此外,目前外界普遍认为,由于吉拉德是陆克文政府的副总理,因而她上台后澳大利亚的内外政策将不会发生明显改变,中澳关系不会因“中国通”陆克文的下台而受到冲击。